當前位置:首頁 > 心情隨筆 > 文章內容頁

從遠方的夢中驚醒隨筆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06-16 06:43:09 分類:心情隨筆 閱讀:

  人生不應該是一條由窄變寬、由急變緩的河流,更應該像一條在崇山峻嶺間奔騰的小溪,時而近乎枯竭,時而一瀉千里,總之你不會知道下一個灣口出現什么樣的景致和故事,人生本應該立體而多彩!——郭川

  我大致是從沃爾沃環球帆船賽知道郭川的,但也僅僅是知道,原來這種賽事里還有個中國人,直到他在太平洋上失去聯系,成為一個全民話題。

  一部分人說他不負責任,拋棄了家庭;更多的人支持他對夢想的追求和堅持。一個人的的眼界、學識和經歷決定了他的觀點。我們無法客觀判定上面兩種觀點孰對孰錯,只是看待問題的層次和高度有不同。但是當我們閉上眼睛,忘記我們所學習的,拋卻我們所經歷的,問問自己的內心,回歸人類的原始本能。對我們而言,山的那邊、海的對面,一切遠方和未知充滿誘惑,這種好奇心與向往是與生俱來的。

  有人死在風浪之中,有人死在臥榻上。人,終究逃不過生老病死,地點和時間不同而已。佛陀見而發愿,證道渡眾生,脫離生死苦。我等凡胎匹夫,自然沒有能力去解救別人,但至少我們可以追求自己。歌中唱: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郭川,只是消失在遠方。

  有個段子如是說:沃爾沃和紅牛是這世界上兩家奇怪的公司,一個造汽車的,一個賣飲料的,天天搞極限運動。那么極限運動到底給我們帶來了什么?像郭川這樣投身于極限運動的人,真正追尋的又是什么?

  往高大上了說:是對人類極限的追求,對未知世界的向往,對夢想的不懈堅持,對生命無限可能的探索。但當我們回歸自身,回憶起最初開始愛上一項運動的瞬間,打動我們的那一點點閃光,最最直接的也最最原始的,我想是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吧。

  我在十幾歲的時候玩過一段時間的滑板。抬起左肘,傷疤還在,但早就忘了當時的疼痛,唯一記得的是第一次踩在滑板上沖下斜坡時的那些不安、興奮和大腦充血。一切非理性的、不穩定的、危險的、上癮的、讓人熱淚盈眶的感覺,是每個喜愛極限運動的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懷。我們追求的是在運動中拿出最大勇氣,展現高超技術,獲得一種更深層的滿足和感動。

  我知道大多數人終究無法成為如郭川一樣稱得上偉大的人,就像我早就不玩滑板。但每當我們從那個叫做遠方的夢中驚醒,總是淚流滿面。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