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日記 > 文章內容頁

誰在,低聲吟江湖日記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06-16 07:23:09 分類:日記 閱讀:

  (1)

  你聽,誰在素手弄琵琶,誰在低聲吟江湖?

  今夜,一片雪花,如一把殘忍的斷魂之劍。迎面擊痛誰的途經?

  陽關曲,風沙朔,雁鳴如訴。一個英雄無奈的嘯音打馬疾馳。

  誰的劍,出如蛟龍,舞若流星?切開夜色裹著的傷口。

  誰的劍,閃著幽咽的哀怨,血液的澎湃?

  誰的劍,道不出憂傷的言?誰的劍,斬斷了相思的弦?

  誰的劍,令誰心中燃起了隱隱的顧影自憐?

  錚錚琴聲,仿佛要把這池江湖撥亂。

  劍未出鞘,風已在陣陣咆哮。

  (2)

  簫簫山風,簫簫煙嵐。

  挑幾盞燈火,照亮無垠的蒼穹。再不見長劍揮起揮落,只有酒澆灌著夜色。

  我在天涯,握一朵凋殘的花。

  仰望一座背影和天空。

  我只是選擇一種佇立的姿勢,在路口游離我的眼神。

  你是否站在夕陽古道,仰天長笑,嘆息。劍無血可飲,便一無是處。

  把遙遠的溫柔,收入鞘。

  刀光的潛逃,劍影的顫抖。再沒人能聽見。

  今夜,我的淚會觸動誰的眉?誰的掌紋,能載動你的輪回?

  一聲嘆息,震落了一顆流星。我們,一再透明,一再渺小。

  我們都在等,等一個夢揚鞭策馬,等一縷濕漉漉的音符。

  等一片如水的月光,填滿無所適從。

  (3)

  蝴蝶飛過了。目光應該停留在它曾經短棲過的花朵上,還是應該隨著它的薄翼伸開?

  誰是我點點滴滴的現在?誰是你密密麻麻的淘汰?

  誰是我們洋洋灑灑的未來?

  棧道迂回曲折,春天,還在封鎖著桃花,流水。

  虛擬一片桃林,虛擬一場流水,飛落的濤聲醉入幽深的潭。

  一只蝶,臨風而棲。

  告訴我,一只蝶,能否唱出一枚花蕊的淚水?

  告訴我,一朵月光,可否追趕一個戎馬奔騰的年代?

  便從此忘了天涯。

  我一直帶著我的琵琶在放牧季節,放牧虛空,放牧逃亡。

  在逃亡里尋找一種逃亡,尋找多年前你舞劍的那片江湖。

  (4)

  靜聽冰封的山崖,風聲催馬揚鞭,從遠古的隧洞穿過。

  凜凜正氣,我浮光掠影的吟唱,怎能表達劍凜然清越的心聲?

  這馨香的夢一般的小徑啊,我捂著紅葉,捂著一粒粒驚慌,一粒粒躊躇,捂著靈魂深處的塵埃,誰和我一起撐起寒冷不變的承諾?

  一把殘忍的斷魂之劍把我們的輪回突然斬斷。

  我該把自己種在哪里才能聽到你的聲音?

  (5)

  長袖撫過,天藍如洗。啟程,那是沙漏的聲音。

  橫吹一支無韻羌笛,肝膽相照。劍,劃破黃塵。

  酒是什么顏色的,江湖就是什么頦色。

  聽風流浪的氣息,咫尺之外即是江湖。

  輾轉紅塵,依然疼痛,依然溫暖。

  一個小小的過錯,也許就會用盡自己的生命。伸出手,時間的刻度尺上長滿很多刺。

  我會是誰盛裝的新娘。用花一樣的表情,印證一番百劫千生的緣起?

  隔世而來的我們,將不再恪守塵封的初心如瓶。

  (6)

  我們的素年錦時,會不會是一些古老的傷口?

  誰在素手弄琵琶,弦音集滿塵埃與夢語,于虛像中禪定、盤旋、上升,翩若驚鴻。

  山不轉,弦自流。

  風生水起,一次次進鶯飛草長的故事,總想是風景中最重的一筆。

  種下一株嫩綠的火苗,攜劍的你卻已轉身,策馬遠走。

  風浪不止,琵琶聲里誰能辨出柔軟的殺氣。

  一枚月光,如錐。

  一劍而過,是封喉還是蹄聲?今夜夢里一粒粒不知所措,如雪,不期而至。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