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文章 > 文章內容頁

也說吃飯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04-29 09:25:57 分類:情感文章 閱讀:
也說吃飯

  何謂吃飯?不知。

  住宿已八年,從未吃過滿意的飯。什么是心儀的、美味的,又或者觸動心弦的?不知。酸甜苦辣都嘗試過,可沒有任何一種食物值得二次回顧。我并不是一位美食家,但是卻對吃飯有著較高的要求。并不是矯情,只是差一點點味道,便不是滿意。就像悲哀時想要母親的關懷,換作父親就不能夠。

  身處網絡不斷發展的時代,外賣已成為一種不可阻擋的社會趨勢。想吃什么已經不在是問題,應對更多的食物,該如何選取才是難題。粵菜?川菜?快餐?家鄉菜?難以抉擇。這些對于出生在生產麥子的平原的人來說,都不是飯。飯,乃是饅頭、菜、粥。這些方是小時候的味道。

  很小的時候,因為生病忌口。很長一段時間,陪伴我的是饅頭和白開水,條件允許的話會多一個菜——芝麻鹽。零食只是欣賞的東西,除了鹽以外的所有調味料都不是錦上添花,反而是毒品。那時候沒有選取,也沒想著去選取。那時候的吃飯并不是為了吃飯而吃飯,而是為了堅持。

  最喜歡母親做的飯菜。家里做粥的時候,會在粥里攪面水,我們稱為“糊涂”。長時間在校,能喝到湯水已算不錯,加上吃飯都是欺騙自己,填飽肚子就好,從沒有在家吃飯的滿足。老家的吃飯和別的地區的吃飯不同。很多地方的吃飯專指米飯。老家吃飯指的是一天三頓的就餐。一般都是左手拿著饅頭,右手夾菜,面前還要一碗糊涂。離家之后再也沒有體會過吃飯。

  自古以來便有“食不言、寢不語”的傳統,可在我們家毫不忌諱,尤其是父親在家時。晚飯時間并不像早上匆匆忙忙,晚飯時間就是放松的時間。父親就是一位老小孩,作為父親,經常帶頭欺負妹妹。讓妹妹和他對視,告訴妹妹自己眼里有條小狗;會搶妹妹喜歡吃的肉。妹妹天真,是個貪吃鬼。總是說“能吃是福”,可她又說不清楚,我們總是會笑話她“能吃是豬”。妹妹不知是玩笑,反而一本正經地解釋:“幸福的福。”“什么?姓朱的朱。”又是一陣笑聲。每次晚飯都會吃上一兩個小時。

  之后獨自在外,再也沒有了歡聲笑語。便不覺得是吃飯了,反而是應付,只是為了活下去。

  沒有了吃飯的滿足感,差一點點便不叫作吃飯。或許那一點點是堅持,是回憶,是幸福,又或者是鄉愁。又或許只有過去吃過的飯才叫吃飯,而那些將要吃的飯只是叫做活著。(作者:劉孟文)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