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文章 > 文章內容頁

也來說說科幻片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11-15 15:20:02 分類:情感文章 閱讀:
也來說說科幻片

  在這個寒假,讓我很驚訝能看到兩部科幻電影。

  作為從《三體》、《超新星紀元》一路走來的忠實“磁鐵”,這確實是莫大的幸福。這天和元謀(化名)同學貢獻了一丟丟的票房,統計數據已經31億了。(emmmm,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因為《三體》電影的流產,在上映之前我對這部電影也沒多少信心。因為劉慈欣原著的描繪塑造的場景太宏大,作為一個原著黨很害怕電影沒有拍出原著那種感覺。買票去看也但是是沖著“劉慈欣”三個字去的。其實完全是買“劉慈欣”三個字一個面子,把《流浪地球》和《瘋狂的外星人》都看了。

  看完之后覺得,阿,還是挺好的,但是絕對達不到網絡對其的一致好評。畢竟大多數人并沒有在劉慈欣未火到如今地步的時候,就看過所有的原文。

  能夠說,有些不出所料,我個人認為確實沒有到達原著創作的水平。電影對原著有很大程度的改寫,《流浪地球》像原版的一個前傳,《瘋狂的外星人》幾乎就沒有原先《鄉村教師》的一點風格,只是套了一個外殼而已。

  “正兒八經”的《流浪地球》,也沒有把劉慈欣塑造的黑暗森林宇宙觀表現出來。《流浪地球》原著的主體劇情還遠未展開,我也很期盼“太陽派”叛變能夠搬上銀幕。目前《流浪地球》電影中的資料,但是是原作中四個自然段一千余字的資料,經過大幅度改編構成的,所以《流浪地球》不僅僅能夠有續作,還能夠有其他段落抽出來的前傳、外傳等等。

  對我來說,一開始對這兩部電影,劉慈欣才是最大的信心來源。

  抱著和我類似想法的人就應不少,起碼《瘋狂的外星人》的導演寧浩最初該是這么想的。“我期望服務于劉老師,幫忙他把作品推廣出去,介紹給靠譜的導演,做成好的電影,讓觀眾們看到。”看看人家怎樣說的,“服務于劉老師”。

  寧浩還提到,買了《鄉村教師》的版權,他寫到版權過期都還沒完成劇本,于是又再按照市場價付了一遍版權費。

  劉老師笑了——只要你寫的足夠好,你的粉絲就會包養你。

  更令人欣喜的是,這次就應會帶動不少科幻小說原著翻拍電影,而科幻小說確實是個富礦。

  然而科幻文學作品改編電影還有個問題,那就是國民認知度不高,很多人看過的唯一科幻小說也就是《三體》,明白的唯一中國科幻作家也就是劉慈欣。劉慈欣之外的中國科幻佳作,大多數人是沒有聽說過的。但是,往好里想,之前《流浪地球》原著又有多少人看過呢?拍得好照樣能沖著40億票房去。

  按照此刻的架勢,《流浪地球》被認為體現了很多“中國人的特性”。(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看書不規范,大劉兩行淚)這只能說,科幻電影出佳作不多,大家看到它長得這么秀麗茁壯,自然不吝惜夸贊,但這還是佳作太少鬧得。

  而且《流浪地球》是改編自劉慈欣的原著,別的國內科幻作家怕是很難有劉慈欣的票房號召力。要找到下一個劉慈欣并不容易。

  我是真沒想到,劉慈欣作品里第一個被拍成電影的竟是《流浪地球》。

  原本大家都在期盼《三體》,此刻來看,怕是還得等《三體》的版權方找到適宜的團隊,先把《三體1》的情節拍好再說吧——《三體1》的難度與其說在恢弘的場景,不如說在故事的節奏感上。能把故事講完整,節奏把握好,我就愿意去買票。

  劉慈欣的作品大部分是不溫不火的,用平靜的輕描淡寫描繪整個宇宙。再加上大多數開放式的結尾,確實不能責怪導演和演員。

  《全頻帶阻塞干擾》讀來令人心折,只可惜它最核心的點子已經用在《流浪地球》里了,只是兒子轉成父親,太陽換成木星……更值得期盼的倒是《超新星紀元》,最不科幻的科幻源于最大的腦洞。還有《球狀閃電》、《贍養上帝》、18年高考全國3卷選用的《微紀元》等。

  還有許多優秀的科幻作家和科幻作品不應被人忘卻。

  如果中國人拍一部機甲電影,其實能夠試試郝景芳的《弦歌》。郝景芳因《北京折疊》獲得了雨果獎,這讓她也有了必須知名度,而她的《弦歌》也是一部杰作。

  想象一下,外星機甲降臨地球,它們精準地打擊了地球上所有反抗,人類該怎樣反敗為勝呢?《弦歌》里人類展現的尊嚴,配上里面大家絕對想不到的大場面,莊嚴肅穆感絕不輸《流浪地球》。

  提到了郝景芳,就不得不提她那篇《北京折疊》。和《超新星紀元》一樣,《北京折疊》與其說是科幻作品,不如說就是現實題材,也不需要很夸張的特效,只要找準這篇里的那種時代情緒,拍出來也能夠是一部小而美的現實題材作品。

  所以我由最初的厭煩,到最終理解寧浩把《鄉村教師》里莊嚴肅穆的一面消解掉,抽離出荒謬的一面講了一個離原著很遠的黑色幽默故事,即《瘋狂的外星人》。

  但是對于一眾原著黨來說,他的處理并不是很讓人舒服。《鄉村教師》如果按原著好好拍,拍出里面的現實感并不難,荒謬也寓于其中。

  原本被認為“莊嚴神圣”的鄉村教師卻生活在對知識的巨大漠視中,但他盡的最后一份力,卻在有錢有權者的鄙夷中拯救了全人類。

  當然寧浩其實能夠從劉慈欣其他小說中找尋這種荒謬感的。

  比如《夢之海》里的外星人取走地球大多數水,只是為了創造心目中完美的藝術品;《贍養人類》里的富人在外星人到來之前想盡辦法給窮人塞錢,而外星人則吸取了自己星球上貧富差距極端懸殊的教訓;《地球大炮》里人類征服自然的工程杰作帶來巨大的災難,卻在多年后成為人類新的驕傲。

  巨大的荒謬感還能夠從韓松那里找,他的作品文學性一貫壓倒科幻性,后現代寫作手法用得比較多,改編成電影是相當困難的,但有的還是能夠試試。比如《嗨,但是是電影》里,娛樂至死的人們為了拍電影炸掉了地球,大家以為這只是電影,可地球確確實實被炸掉了。

  你能夠覺得這很荒謬,但當你看到不少人在現實生活中模仿抖音里的短視頻套路隨意騷擾別人的時候,大概也會想起這個被炸掉的地球吧。至于韓松的《紅色海洋》,雖然我很喜歡,但它實在太壓抑,怕是很難改編成影視作品了。

  很多人想看的反映性別倒轉社會狀況的思想實驗,早就被王晉康做過了,那就是他的《2127年的母系社會》。《2127年的母系社會》里設置的女性社會反諷的社會現象,其實但是是此刻我們社會的投影。

  如果就是想拍一部完全映射現實的黑色幽默喜劇,除了《2127年的母系社會》,其實還能夠有安龍的《火星戶口》,在翟天臨博士不識知網的這天,這部作品讀來更顯出一種荒謬的現實感。

  劉慈欣《地火》,這是一篇現實感很強的科幻作品,是一個年代的傷痕文學,它的拍攝難度就應不算太大,如果能拍出來,也會是一部很感人的現實題材作品。

  對了,可千萬別忘了《中國太陽》,難度不大,也不需要太多曲折的內涵,情節簡單,主題容易理解且用心向上,特效也很好做,潛在笑點多,主人公十分像王寶強和徐崢,很期盼它能拍成一部喜劇電影……

  科幻文學中的另一種題材是生命科學題材,如果你想看宇宙級別的轉基因,能夠看看何夕的《人生不相見》(作者+作品是否有想到“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人類在漂泊過多少星球,適應了多少環境后,才會轉成另一個物種?人類和他們創造出來的同類,又能不能和諧相處呢?如果人類發現了與他們共處在同一環境下的智慧生命,又會怎樣做呢?會不會像《瘋狂的外星人》里面一樣把外星人當猴耍?

  說起炸木星,《流浪地球》里炸了木星就被稱為“太空戰狼”,可真是冤枉。要是《魔鬼積木》能被搬上銀幕,估計片中數萬長著翅膀的飛人手持沖鋒槍手榴彈突襲美國航母的場景要被稱為“轉基因戰狼”了……

  科幻文學作品是不是能夠改編動漫?最明顯的是《微紀元》,強烈推薦大家讀一下,劉慈欣還能夠這么可愛(高考考場上考到《微紀元》的考生可能不這么認為)另一篇十分可愛的作品是《圓圓的肥皂泡》,原本是個現實題材作品,但在劉慈欣的筆下連吹出來的泡泡都帶粉紅色了,萌萌的女科學家當然要屬于二次元啦。

  還有“古裝科幻”的路子,比較適合改編的作品有《止戈之武》、《羅馬第一軍規》、《千家峒的女兒》等。至于劉慈欣的《西洋》,拍出來怕是要被罵成“明朝戰狼”、“太監戰狼”,引發明粉皇漢和某些看不慣戰狼的人互噴。

  我實在沒有潛力一一窮舉,但衷心期望,這種備受理科生推崇的文學小分支,能夠走向自己到輝煌,能夠作為領航人,帶我們走向星辰大海。(作者:西京雁)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