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論文 > 文章內容頁

形式與政策香港回歸20年論文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8-01-08 09:01:22 分類:論文 閱讀: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是件值得全體炎黃子孫熱烈慶祝的大事,下面一起看看形式與政策香港回歸20年論文范文吧~

  形式與政策香港回歸20年論文【1】

  二十年來,香港特區在中央大力支持下,逐步實施了“一國兩制”的方針和以之為核心內容的香港基本法。香港特區歷經風雨,有效地抗拒了來自各方面的干擾和挑戰,實現了持續繁榮穩定,這一切都向世人昭示了“一國兩制”的方針是完全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的,它不但是行得通的,而且已取得了舉世公認的成就。昔日在西方喧囂一時的種種“悲觀論者”和“唱衰論者”,現已銷聲匿跡。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組成部分的“一國兩制”理論在香港的成功實踐,說明它是富有生命力的,它還將在實現祖國全面統一的事業中繼續發揮作用。它也為以新的思維采取和平方式解決國際爭端樹立了榜樣,應該說“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還具有重大的國際意義和歷史意義。

  現在大家都贊成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不走樣,不變形”。為達此目的,首先要全面準確地理解“一國兩制”方針的內涵,“不忘初心”,不忘中央在謀劃“一國兩制”方針時明確指出的各項基本原則,即:“一國兩制”是中央在“一國”的大前提下允許在一些小塊地區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港人治港”必須是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港,而不能相反;“高度自治”是中央擁有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情況下,按基本法的規定賦予特區的自治權力。為此,必須糾正那種只講“兩制”不講“一國”的偏差,必須正確處理堅持“一國”原則和保持“兩制”差異的關系,正確處理維護中央的管治權力和保證特區高度自治的關系。

  早在1982年初,在中央一次高層會議上就決定了解決香港問題的兩點方針,即:(一)必須在1997年全部收回香港地區和在不損害國家主權的前提下,保留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不變。(二)要根據會出亂子的這種可能來安排一切。一個是強調國家主權不容損害,“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另一個是充分估計出亂子的可能并做好應對。這兩點論是“不忘初心”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貫徹于香港回歸前后的全過程的。

  毋庸諱言,香港社會在向前不斷發展的過程中,也存在某些負面的消極的因素。考慮到香港遭受一個半世紀的外國殖民管治,存在這些因素是不足為奇的,問題是要充分認識和面對這一現實,并采取適當的應對方針。在中英聯合聲明簽字的同時,小平同志就指出:“應該想到,總會有些人不打算徹底實行這份協議的。”他一再提醒大家:“動亂的因素,搗亂的因素,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于香港內部,也存在于某些國際勢力”,“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沒有這種自我安慰的根據”,“要知道,要搞動亂是很容易的,如果出現動亂,如果要把香港變成顛覆大陸社會主義的基地,中央就要干預,不干預就會越搞越大”。基本法中關于保留中央對特區行使管治權的有關內容和第二十三條反顛覆條款,就是在他的關懷下制定的。談判過程中,他堅持回歸后中央必須在香港駐軍,除了顯示國家主權之外,還由于這對可能出現的動亂起到遏制作用。他堅持要在過渡時期中派駐聯合聯絡機構進駐香港,也是出自同樣的考慮。近來許多香港愛國人士認為,在香港陸續出現所謂“占中”和“港獨”的鬧劇以后,更突顯了早日以適當方式實現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必要性。他們還提出有必要落實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有必要促進香港行政主導原則的真正全面貫徹落實,要排除來自不同方面對行政當局依法施政的干擾,要完善與基本法實施相配套的制度和機制,要加強愛國主義的宣傳教育,尤其要認真落實青少年接受國史和國情教育的權利,等等。這些主張都是全面準確貫徹基本法的題中應有之義,也是在港建立和諧社會的必要條件,是值得認真考慮的。不久前,全國人大常委會針對少數人搞所謂“港獨”的鬧劇,采取果斷措施,及時行使了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力,“主動釋法”,從而有效地遏制了少數人挑戰國家主權的非法行為,對于維護香港穩定發揮了積極作用,也為全面準確貫徹基本法提供了一個良好的例證。

  瞻望未來,香港發展的前景是十分良好的。中國的和平崛起,已是不可阻擋的現實。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肯定將在本世紀中實現。中國的發展是世界的機遇,首先是香港的機遇。香港特區只要能抓住機遇,發揮優勢,主動對接國家發展戰略,同時又能夠全面準確地按照基本法辦事,全面準確不走樣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香港特區在未來歲月中肯定會發展得更好,并在促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輝事業中作出更大貢獻。

  謹祝香港的明天更加輝煌。

  形式與政策香港回歸20年論文【2】

  回歸祖國20年來,香港的法治取得了巨大進步,尤其是在維護國家主權方面,國家意識不斷增強。

  一、香港問題的由來

  19世紀,英國侵略中國,向中國傾銷,發生了“戰爭”,以后多次使用武力強迫清政府先后簽訂了三個不平等條約,從而侵占了整個香港地區。1842年8月29日簽訂《南京條約》, 強迫清政府割讓香港島;1860年10月24日簽訂《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的地區,也就是現在的九龍;1898年6月9日,英國乘中國在中日甲午戰爭中失敗,列強在中國瓜分“勢力范圍”之機,再次強迫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地區以及附近的200多個大小島嶼“租借”給英國,英國人為它取了個名字, 叫“新界”,租期99年,到1997年6月30日期滿。

  特別要指出,對這三個不平等條約,中國人民是從來不承認的,并進行過長期的抗爭。這三個條約都是晚清政府簽訂的,當年,“新界”的居民為了保衛家園,曾與英國人展開戰斗,流了血。辛亥革命后,中國歷代政府除黎元洪、袁世凱外,也曾試圖收復香港。1919年的巴黎和會上,中國代表曾提出兩項提案,要求收回租借地,由于和會被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兩個主要戰勝國英、法所把持,他們根本不會放棄既得利益。1921年12月,在華盛頓會議上,中國代表顧維鈞又重新提出廢止各國在華租借地的議案,終因英國頑拒和當時中國軍閥混戰、政局不穩、缺乏實力作外交后盾等因素而受挫。1924年3月, 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共產黨的支持和幫助下主持召開了中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隨后提出了廢除帝國主義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的奮斗目標。以為首的國民政府雖然對帝國主義尤其是美英有很大的依賴性,它也不得不考慮廣大民眾的迫切愿望和孫中山先生渴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的遺愿,提出了“修改不平等條約”的外交方針,多次要求列強廢除租界和租借地。從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到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 政府本來有兩次機會收回香港和九龍租借地,卻都沒有做到。這段歷史說明:一、中國人民從來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二、推翻清朝統治后中國歷屆政府也沒有承認。中英談判時撒切爾夫人提出的三個條約有效論是站不住腳的。另外,也說明:落后就要挨打,貧弱就要受欺,在積弱積貧的舊中國是不能保持自身的獨立和領土完整的。

  1949年我大軍南下,一直開到深圳河北側,進逼香港。當時,英國政府匆忙向香港增兵。我們為什么沒有乘勢解放香港呢?這是出于戰略上的考慮。毛主席、周總理當時都有重要指示。因為當時我們面臨的是帝國主義國家全面封鎖、國家建設百廢待興的嚴峻局面。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美國第7艦隊開到臺灣海峽。留著香港這塊特殊的地方, 對于防止美國插手制造事端,對于打破西方國家對我國的軍事包圍、經濟封鎖等是十分必要的。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政府宣布,香港是中國的領土,中國政府不承認帝國主義強加的三個不平等條約,主張對于這一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在條件成熟的時候,經過談判和平解決; 在未解決之前維持現狀。 1960年,中央明確提出了“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港澳工作方針,并從政治上穩定香港,經濟上支持香港。在“文革”動亂一開始,中央就采取堅決措施,嚴格控制運動發展到香港去。中央還決定以優惠價格向香港大量供應食品、淡水、日用品、燃料、工業原料和半成品。運送鮮活冷凍商品的三趟快車就是當時決定開通的。這些政策和措施有利于香港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事實證明,我國政府當時的決策是正確的、有遠見的。

  1971年11月,我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當時,聯合國非殖民化委員會將香港、澳門列在殖民地名單之中。次年3月, 我常駐聯合國代表黃華奉命致函該委員會,重申了中國政府的一貫立場,指出香港、澳門是被英國和葡萄牙占領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解決香港、澳門問題完全是中國主權范圍內的事,根本不屬于通常的“殖民地范疇”。為什么要強調這一點呢?因為如果把香港、澳門視同一般的“殖民地”,按照世界范圍內殖民地走向非殖民地化的模式,這些殖民地可以采取“公民自決”等方式獨立成為國家或獨立的政治實體。中國人民從未承認帝國主義強加的不平等條約,香港、澳門從來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香港、澳門不能套用這個模式,我們是對這兩個地區恢復行使主權。同年11月,經第27屆聯大多數票贊成通過決議,將香港、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刪除。這為后來我國通過外交途徑同英國進行雙邊談判解決香港問題創造了條件。

  二、解決香港問題的過程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國內形勢和國際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實現祖國統一作為新時期的三大任務之一提上了我國政府的議事日程。采用什么辦法實現祖國統一呢?鄧小平同志深思熟慮,以一個偉大的政治家的戰略眼光、非凡膽識和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集中全黨的智慧,提出了“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想。小平同志1984年6 月在會見香港人士時談到這個思路。他說:“中國有香港,解決這個問題的出路何在呢?是社會主義吞掉臺灣,還是臺灣宣揚的‘三民主義’吞掉大陸?誰也不好吞掉誰。如果不能和平解決,只有用武力解決,這對各方都是不利的。……怎么解決這個問題,我看只有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所以,“一國兩制”的構想最早是針對問題提出來的,但首先運用于解決香港問題的實踐中。

  1979年3月,當時的香港總督麥理浩訪問北京。 這次訪問實際上是投石問路,要試探中國關于解決香港問題的立場和態度。因為當時港英政府在批出“新界”土地契約的時候碰到了一個年期問題。英國占領“新界”后,將新界土地全部收歸王室所有,然后由港英政府批租給土地發展商,用于各種建設。“新界”的租期到1997年6月30日為止, 而這一天已越來越近,這就意味著政府所能批出的土地契約的年期越來越短。這一問題如不解決,勢必影響到土地發展商的投資興趣,政府批出的土地的價格也會越來越低。因此,土地契約的年期跨越“九七”的問題必須予以解決。當時,鄧小平同志會見了麥理浩,小平同志的談話中有一個明確的信息,就是無論香港問題如何解決,它的特殊地位是可以得到保證的。他請麥理浩告訴英國政府,即使將來作出某種政治解決,也不會傷害投資人的利益。他請投資者放心。以后,小平同志親自做調查研究,請香港的一些團體和人士到北京來當面談,并派了小組到香港實地了解情況。在研究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案和對香港的政策時,我們提出要堅持兩個原則:一是要在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二是收回香港以后,一定要保持香港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這兩點是解決香港問題的出發點和歸宿。在大量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形成了我國政府對香港問題的一系列政策,共十二條。這十二條把“一國兩制”的方針具體化,成為后來我國政府與英國政府就香港問題進行談判的基礎,也成為中英聯合聲明的主要內容。中英聯合聲明最主要的是兩個部分,一是中國恢復行使主權,英方將香港交還中國;二是中國政府宣布的十二條政策聲明。

  形式與政策香港回歸20年論文【3】

  1842年8月29日,英國侵略者通過戰爭迫使清政府簽訂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將香港島割讓給英國。1860年10月24日,英借口×××半島秩序混亂,英國的利益受損,強迫清政府與之簽訂《北京條約》,將粵東×××司地方“并歸英屬香港界內”。1898年6月9日,英國又強迫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強租原×××半島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東起大鵬灣,西至深圳灣,面積達946.xxxx公里的大片地區,租期99年,至1997年6月30日。至此,香港本島加上深圳河以南整個×××半島及附近約20xxxx個島嶼、約107xxxx公里的地區,全部被英國侵占。   對于這三個不平等條約,中國人民是從來不承認的,并為此進行過長期的抗爭。清政府被推翻后,歷屆中國政府也從未承認過。

  新中國成立之后,我國政府宣布,香港是中國的領土,中國政府不承認英帝國主義強加的三個不平等條約,主張對這一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在條件成熟的時候,經過談判和平解決;在未解決之前維持現狀。1971年11月后,隨著我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的恢復,國際上承認了中國對香港、澳門所擁有的主權,同時也為我國通過外交途徑同英國進行雙邊談判解決香港問題創造了條件。   1982年9月,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第一次訪華,與我國領導人就香港問題進行了會談。dxp在接見撒切爾夫人的談話就指出:香港問題主要是三個問題,一是主權問題;二是1997年后中國采取什么方式來管理香港,繼續保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三是中英兩國如何使香港在十幾年的過渡期內不出現大的波動。在主權問題上,英方起初堅持“三個條約仍然有效”,后又提出“以主權換治權”。dxp斬釘截鐵地告訴她:“主權問題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如果不收回,就意味著中國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國領導人是李鴻章!”

  1982年12月,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其中第三十一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這一條所載明的“建立特別行政區”,指的就是在港、澳、臺地區實行“一國兩制”。從此,“一國兩制”載入了中國的根本大法,實行“一國兩制”有了憲法的保證。

  為了使香港在回歸后繼續保持繁榮穩定,經全國人大六屆二次會議的批準,我國宣布在香港回歸后,香港現行的社會經濟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香港的自由港地位和國際貿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不變,香港可以繼續同其他國家和地區保持和發展經濟關系。

  自撒切爾夫人第一次訪華后,中英兩國政府經過長達兩年二十二輪的談判,于1984年12月19日在北京正式簽署了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1985年5月27日,中英兩國政府在北京互換批準書,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香港進入了中國恢復行使主權的過渡期。在過渡期的前半期,中英雙方基本上保持了×××合作關系,但在1989年的政治的風波后,英國政府錯誤地估計了我國形勢,以為社會主義中國要隨著蘇聯、東歐迅速崩潰,因而單方面推行了一系列不利于香港平穩過渡、保持繁榮穩定的政策與做法。

  1990年4月4日,全國人大七屆三次會議通過并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國家基本法律形式,確保了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針對英國政府單方面制造的混亂,中國政府采取“以我為主,依靠港人,面向港人”的方針,另起爐灶,以確保香港平穩過渡,順利交接,因而先后聘請了港事顧問,成立了預委會、籌委會、推委會,組成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董×××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任行政長官。

  1997年7月1日零點,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中英兩國政府香港政權交接儀式上冉冉升起,中國政府開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jzm主席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正式成立。這是中華民族的盛事,也是世界和平與正義事業的勝利。1997年7月1日這一天,將作為值得人們永遠紀念的日子載入史冊。經歷了百年滄桑的香港回歸祖國,標志著香港同胞從此成為祖國這塊土地上的真正主人,香港的發展從此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歷史將會記住提出‘一國兩制’創造性構想的dxp先生。我們正是按照‘一國兩制’偉大構想指明的方本文由好稿吧提供向,通過外交談判成功地解決了香港問題,終于實現了香港回歸祖國。”“我相信有全國人民作堅強后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香港同胞一定能夠管理和建設好香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創造香港更加美好的未來。”

  1998年7月1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舉行大會,熱烈慶祝香港回歸祖國一周年,jzm到會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香港特區首任行政長官董×××在致辭時說:“我們以無比興奮和喜悅的心情,慶祝‘一國兩制’在過去一年實踐得非常成功,香港市民正在真正地當家做主人。”“香港的前途和國家的前途緊密聯系在一起。香港不僅會從國家的快速發展和繁榮富強中獲得莫大利益,還會從國家生氣勃勃的進取精神當中,獲取自強不息的發奮思路。”

  回看香港,基本法所規定的香港本文由好稿吧提供的制度、港人權利都不折不扣地得到了落實,香港依然是一個保持高度自治、高度開放、高度國際化的自由資本主義經濟體系;香港繼續沿用原有的法律體系,擁有獨立的立法權、司法權和終審權;香港市民繼續原有的生活方式,言論自由、出入境自由,“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香港各界人士面對這一切,由衷地感嘆:“一國兩制”不僅說到,而且實實在在地做到了。

  “一國兩制”方針在香港問題的成功實踐,不僅洗刷了中華民族歷史上的恥辱,而且對完成祖國統一大業關系重大、影響深遠,還具有世界性的意義。它是中國共產黨在統一戰線史上,精彩絕倫的濃筆重彩,丹青垂史。

  形式與政策香港回歸20年論文【4】

  為了保持香港的繁榮與發展,并考慮到香港的歷史與現實情況,全國人大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使其法律制度,包括司法制度基本上保持不變。但是,基本不變不等于絕對不變,回歸后,由于香港法律地位的根本變化,必然會帶來其司法制度的部分變化。

  一、香港回歸前的司法制度

  從廣義上講,香港的司法制度包括香港的司法體制和司法制度。

  (一)香港回歸前的司法體制

  通常,從狹義上解釋來講,人們講到香港的司法體制多是指香港的法院體制.香港法院比較復雜,按體系結構及權力的大小可分為:1.最高法院上訴庭,它是香港最高審級的上訴法庭,負責審理最高法院原訟庭和地方法院提出的民事和刑事上訴案件,以及土地審裁處提出的上訴案3件,同時它還有權對其他任何法院提交的法律問題作出裁決。2.最高法院原訟庭又稱高等法院。它對民事和刑事案件享有“無限管轄權”,即在處理案件的種類上,不受金額或最高刑罰方面的限制,受理的案件極為廣泛。3.地方法院目前設有維多利亞、南九龍、九龍、荃灣、粉嶺及沙田等6處地方法院,它“擁有有限的民事和刑事審裁權”,主要處理金額不大的民事案件及性質并不十分嚴重的刑事案件。4.裁判司署。它是香港的初級刑事法院,主要受理較為輕微的刑事案件,對稍嚴重的案件只有聽取供證,查明證據的初審權;其民事管轄權更為有限,僅限于:下令強制執行民事俊務以及依《未成年人監護條例》和《分居及賭養條例》下達的關于某些家庭糾紛方面的命令等。裁判司署內還附設有少年法庭和死因法庭。5.審裁處。它是一種仿照英國行政裁判庭的形式設立的準司法性質的審裁機構,主要以簡易程序采取調解的方法,迅速解決大量輕微的民事糾紛,以減輕法院的負擔。目前主要有土地裁處、小額錢偵審裁處、勞資審裁處、色情物品審裁處等四種。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回歸前沒有自己獨立的終審法院,其司法終審權屬于在倫教的英國樞密院司法委員會。然而,從廣義的解釋來講,香港的司法體制是指香港法院和其他法律授權的專門機構適用法律,處理訴訟和非訴訟案件的組織體制。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指香港原來的審判機關、檢控機關、各種司法輔助組織及律師組織等的總稱,具體而言包括:執行審判任務的法院體制、負責維護社會治安擔負部門檢控任務的警務總署、從事檢控的律政司署、專司調查、檢控、懲治貪污罪案的廉政專員公署、對人員和貨物進出香港實行監管的人民人境事務署和海關總署,對罪犯進行監管的懲教署、以及具有各種司法輔助職能的注冊署、法律援助署、律師組織等。

  (二)香港回歸前的司法制度

  司法制度是指法院以及與法院審判活動相關的各項法律制度。這些法律制度對保證法院和法院審判活動公正地進行,保證司法體制的正常運轉具有重要意義。

  1.司法獨立制度.法官在審案時,不受任何方面的干預,特別是不受任何個人和行政部門的干預。司法獨立制度是香港司法制度中的一項根本制度,司法權是由法院獨立行使的、任何個人和機構都不能明目張膽地干涉法院的獨立審判,不能輕易地人為地改變法院的審判.但是,由于香港實行的是以總督為權力核心的專制生義體制,總督可以通過直接或間接的方法有條件地限制法官獨立地行使司法權。

  2.陪審制度。它是沿襲英國而形成的,是保證司法公正的一項重要司法制度。一般高等法院審理的民、刑案件均用陪審制,陪審團由7名陪審員組成,一般案件有5名陪審員同意就可定罪,死刑案件須全體一致通過。被告人是否有罪由陪審團決定,定性量刑由法官決定。如果陪審團對被告人是否有罪分歧極大,法官可以解散原陪審團重新組織新的陪審團。在香港陪審既是公民的一項重要權力又是他們的一項重要義務。

  3.法律援助制度。香港法律規定或認可的,由政府和律師為那些需要保障自身合法權益而又無力支付昂貴律師費用的人士提供相應法律幫助的一種制度。香港的法律援助制度由布政司署下設的法律援助署及律師公會負責推行。主要的內容有法律援助署的“法律援助計劃”與“法律援助輔導計劃”,以及律師公會的“免費法律輔導計劃”與“當值律師計劃”。不僅為市民在民、刑案件中提供法律代理人、辯護人,而且為市民提供日常性的法律幫助。

  此外,香港的司法制度還包括通過司法程序審查或裁決立法及行政是否違憲的司法審查制度又稱違憲審查制度,以及負責制定、修改法院的司法行政工作原則和管理措施,包括訴訟程度管理,法院行政管理,涉外訴訟規則,訴訟費用標準和法院的各種費用管理的司法行政制度。

  二、香港回歸后的司法制度

  香港回歸后的司法制度,它是在香港回歸前的司法制度的基礎上演化而來的,這是一個能夠保證香港特別行政區獨立地行使司法權和終審權的制度。雖然,香港回歸前司法制度基本不變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司法制度的最重要的特點,但是,兩者畢竟并不完全等同,而是有重要區別的,主要體現在基本不變與部分變化兩個方面。

  (一)基本不變的方面

  1.香港回歸前的法院體系是由審裁處、裁判司署、地方法院、最高法院原訟庭(或稱高等法院)最高法院上訴庭、及英國樞密院司法委員會擔任的終審法院組成的,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院體系則是由審裁處、裁判司署、區域法院,高等法院,及獨立的終審法院組成的,兩者基本不變。

  2.香港回歸后的各項司法制度,如司法獨立制度陪審制度法律援助制度司法審判制度以及司法行政制度等保持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刑事和民事訴訟中保留原在香港適用的原則和當事人享有的權利,如任何人在被合法拘捕后享有盡早接受司法機關公正審判的權利,未經司法機關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以及“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法不朔及既往”的原則等。各級法院組織的受理范圍亦保持基本不變。

  3.香港回歸前的有關法官和法官以外的其他司法人員的任用罷免制度也基本保持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前在香港任職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均可留用,且年資予以保留,薪水津貼、福利待遇和工作條件不低于原來的標準。

  4.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警務總署,律政司署、廉政公署、人民人境事務處和海關總署,餐教署、注冊總署、法律援助署及律師組織亦基本不變,原則上保持回歸前的結構和職能。

  (二)部分變化的方面

  1.香港回歸后的司法制度性質上發生了根本變化。回歸前,香港的司法制度從屬于英國,是英國司法制度的組成部分;回歸后,則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制度的組成部分。

  2.香港回歸后的司法體制在組織結構上也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首先,設立了完全獨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法院,體現了國家主權原則;其次,地方法院改為區域法院,最高法院改為高等法院。

  3.香港回歸后各級法院的法官組成成份發生了根本變化。回歸前,各級法院的法官基本上都由英國公民擔任;回歸后,除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必須由在國外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外,其他法官和司法人員,主要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并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但是,毫無疑問,從總體上說回歸后各級法院的法官將逐漸主要由中國公民擔任。

  4.香港回歸后的法律語言也發生了變化。回歸前,香港的法律都是用英文寫成的,其各級法院的審判活動也是用英語進行的;回歸后英文和中文都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語言。確定法律語言是中國恢復行使主權的重要標志,實行“雙語制”是“一國兩制”的具體體現,它對香港的縈榮與穩定有著特殊的意義。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