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論文 > 文章內容頁

綜述海登懷特國內研究論文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11-15 10:45:02 分類:論文 閱讀:

  海登·懷特(Hayden White)是美國當代著名的歷史析學家、文藝批評家,其歷史詩學理論倡導歷史的詩性建構特質,打通了歷史與文學的學科界限,追求歷史解釋的多元化與增殖性,備受歷史學界、析學界、文學批評界的關注,懷特也因此成為跨學科研究的典范,梳理國內學界對懷特的研究狀況有助于推進目前的海登·懷特研究。國內對海登·懷特論著的翻譯方而,土逢振、盛寧、李自修編選的《最新西方文論選》(漓江出版社, 1991年版)一書首先選取了懷特的一篇論文《新歷史主義:一則評論》。張京媛主編的《新歷史主義與文學批評》(北京人學出版社,1993年版)一書翻譯與收錄了海登·懷特的四篇論文《評新歷史主義》、《解碼貓柯、地卜筆記》、《作為文學虛構的歷史木文》、《歷史主義、歷史與修辭想象》,將懷特作為新歷史主義的代表人物引介給國內學界,使得國內關于懷特的研究至此展開。

  目前國內翻譯的中文著作有:《后現代歷史敘事學》(陳永國、張萬娟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版)、《元史學:十九世紀歐洲的歷史想像》(陳新譯,譯林出版社,2004年版)、《形式的內容:敘事話語與歷史再現》(董立河譯,文津出版社,2005年版)、《話語的轉義—文化批評文集》(董立河譯,人象出版社,2011年版)。此外,一些學者還翻譯了懷特的論文,如陳新譯的《西方歷史編纂的形而上學》、陳恒譯的《舊事重提:歷史編撰是藝術還是科學》、張文濤譯的《論實用的過去》等 。從研究內容來看.目前國內學界對懷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卜五個方而

  一、海登·懷特歷史詩學理論的述評、研究

  在研究性的期刊論文方而,徐責《海登·懷特的歷史喻說理論》一文對懷特的歷史比喻理論進行了全而的評述。作者介紹了喻說理論,分析了懷特歷史敘述的情節效果、解釋范型、道德形態以及互相關聯的四重結構,認為懷特的歷史喻說理論包括了對西方多種四重式理論的修改、運用和解釋。,這是國內第一篇基于外文資料對于懷特歷史比喻理論的系統述評 陳永國、樸玉明《海登·懷特的歷史詩學:轉義、話語、敘事》闡述了懷特關于歷史修撰的幾個概念:編年史、故事、情節編排模式、論證模式、意識形態含義模式,分析了懷特理論中的隱喻、換喻、提喻和反諷四種轉義。

  林慶新《歷史敘事與修辭—論海登·懷特的話語轉義學》通過分析懷特的話語轉義學,探討他關于敘事和客觀真實之間的復雜關系的看法。3陳新《詩性預構與理性闡釋—海登·懷特和他的<元史學>》分析了懷特在《元史學》中呈現的研究目的、思路、結論與邏輯,論述了懷特的情節化模式、論證模式和意識形態模式三種解釋模式與比喻理論。碑趙志義通過對文學性的分析、懷特《元史學》中對文學性的強調與“歷史詩學”概念的引入,指出歷史話語也具有文學性,文學性問題是一個跨學科問題。5郭劍敏:《文學與敘事之維的歷史存在—論海登·懷特的后現代歷史敘事學》闡述了懷特的歷史敘事理論。作者指出,懷特的歷史敘事首先是一種對歷史進行文木化的理解與闡釋活動.而這種理解與闡釋又受到敘述者的主觀立場及時代話語、意識形態的制約。這樣,懷特的歷史存在完全被轉化成為一種文木化的敘事活動。

  此外,楊杰《海登·懷特的歷史書寫理論與文學觀念》、翟恒興《走向歷史詩學—海登·懷特的故事解釋與話語轉義理論研究》等博士學位論文,對懷特的學術淵源、理論觀點、其理論對于文學研究的意義等問題進行了闡述、分析與評價。上述研究者為國內認識和推進海登·懷特的歷史詩學理論研究,起到了不容忽視的作用。同時,一些學者對于懷特研究中的一些核心問題進行了深入的反思和追問,比如懷特的理論創新性何在、懷特是否由于主張歷史的詩性建構特質而徹底否定歷史的客觀性,將歷史真實等同于文學虛構、懷特與二十世紀歷史詩學的關系是怎樣的等等法,也使我們在實際運用敘事方法書寫時能夠更加自覺。9 綜上所述,研究者認為懷特的理論創新性主要體現在四個方而:其一,懷特建構了完整的歷史詩學理論體系;其二,研究對象的創新性;其三,研究方法的創新性;其四,研究內容的創新性。

  二、海登·懷特理論的創新性問題

  土岳川《海登·懷特的新歷史主義理論》一文將海登·懷特的理論放在新歷史主義的人語境中加以評介。作者介紹了懷特“元歷史”的理論特征,即歷史文木的語言結構性質,而這與海德格爾、伽達默爾的“闡釋理解理論”是相似的,由此提出,懷特理論的新意何在?作者認為,懷特的新意不在于他所強調的歷史深層結構的詩意,充滿虛構想象,歷史與文學都可獲得真實的敘述,因為亞里士多德己經說過,詩比歷史更真實,懷特的實力與影響力在于他整個體系的完整性,他提出了歷史話語的三種解釋策略,}h}節論證、形式論證、意識形態論證。莫立民、周宜生《海登·懷特歷史詩學再思辨》一文分析了懷特歷史詩學所包含的幾個核心問題,認為懷特有自己獨到的話語解釋體系,懷特的創新性體現在第一,研究對象上,懷特的歷史詩學是一種歷史文木的研究;第二,研究方法上,懷特將歷史與語言研究兩個領域聯系起來,進行了一種歷史、語言、文學、析學等多學科的交叉研究;第三,懷特在史學理論方而有新創,重點指出了歷史的文學性。作者認為,懷特的理論除了上述創新,還有其言點,比如懷特過于強調歷史與文學的相似性,卻回避它們的相異性。“海登·懷特的歷史詩學就其學術品格而言,是一個有著諸多創意的解構性與建構性并存的學說,在它解構正統史學而又力圖建構自己獨特的學術范式的時侯,一些新創與妙解令其理論構筑意趣盎然,但也難免出現邏輯的疏漏與學理的缺失。

  黃蕓的《真實·虛構·意義—海登·懷特的歷史敘事理論評析》認為,懷特的創新和貢獻在于,他的理論既是歷史領域的語言自覺,也對歷史“真實性”、“再現”、“意義”等觀念都提出了挑戰,從而打開了歷史研究和文學研究的新視野。另外,懷特提出了一套具有可操作性的分析方法,即以語言的轉義模式為基礎劃分出三人類對應的闡釋模式.這給我們分析歷史和文學敘事文木提供了新的視角。

  三、海登·懷特理論中歷史真實與文學虛構的關系

  海登·懷特認為從事件到故事存在情節編織、形式論證、意識形態論證等主觀建構,由此認為同一件事件可以有不同的闡釋方式、得出不同的意義,其闡釋與意義并非是固定的。因此,很多學者認為懷特由于主張歷史的詩性徹底否認了歷史真實性、客觀性,將歷史等同于文學虛構,是語言決定論者 盛寧的著作《人文困惑與反思—西方后現代主義思潮批判》,在《歷史紀實還是文學虛構:對于海登·懷特的反思》一部分中分析了懷特的歷史觀,即歷史是一種敘事文木,歷史文木的表層結構和深層結構,以及《元史學》中的情節設置、形式論證和意識形態暗示三種解釋策略。作者認為,懷特的《話語轉喻論》進一步“斷然將歷史與文學等量齊觀”If>.(I'IGD"具有最終所指的‘歷史’無論如何也應有紀實的成分,不論如何也不能等同于文學虛構,這就是我們對懷特的一個最簡單的回答。

  韓震、董立河的著作《歷史學研究的語言學轉向—西方后現代主義歷史析學研究》在《海登·懷特:歷史是一種文學想象性的解釋》一節中,闡述了懷特的《元史學》及論文《歷史的重負》、《作為文學虛構的歷史文木》中的主要觀點,并由此得出結論:“海登·懷特鼓勵歷史學家們擺脫所謂的歷史重負,不過是說歷史可以隨意、主觀地進行構造,從而徹底消解歷史的客觀性問題。海登·懷特最終以其不可知論瓦解了確定歷史客觀真理的基礎”,張燕輝(“新”的歷史與文學性的衍生—評海登·懷特的新歷史主義理論》一文認為,懷特所主張的新歷史主義是一種旨在通過把歷史建構為一種虛構的文木去實現對歷史意義的闡釋,目的在于瓦解傳統的客觀科學的歷史觀。作者指出懷特過分強調歷史虛構的文木,甚至強調歷史虛構的文學文木,從而使他墜入歷史虛無主義的泥潭中。

  然而,一些研究者對于上述問題持有不同論點。林同奇的著作《人文尋求錄:當代中美著名學者思想辨析》(新星出版社,2006年版)介紹了懷特《元史學》的深層結構,從“資料”到“解釋”,從事件、編年史到故事、解釋的三種策略(情節設置、形式論證、意識形態),闡述了懷特的轉喻理論和文木主義思想。作者認為,懷特的文木主義強調史學家主要以文木的形式來再現過去的歷史,文木的語言不是中立、透明、消極地記錄歷史真實,語言是自足的符號系統,但是,懷特的文木主義并不否認有獨立于我們的外在真實世界。

  陳新《歷史·比喻·想象—海登·懷特歷史析學述評》一文認為,懷特沒有太多地糾纏于史實的真實性,這并不意味著他不在意歷史學家辛勤考證而尋求的具體歷史細節的真實性,或者內容的真實性無關緊要,而是因為他認為傳統認識論的真理觀能夠恰當地說明史實的真實性問題,因此無須過多重復;相反,作為整體的歷史文木的真實性卻被人們忽略己久。此時,對歷史真實的思考無疑應當包含兩個層次,一是單一事件的真實,二是諸事件之間關系組構成的真實。也就是說,懷特并沒有徹底否認歷史的真實性彭剛認為,懷特并不否認歷史事件的客觀性、歷史事實的實在性,他質疑的是將諸多事件系列連貫成的歷史故事中所存在的主觀創造性因素。土霞《在詩與歷史之間—海登·懷特的歷史詩學理論辨析》指出,懷特承認歷史事件的真實性,沒有徹底取消歷史與文學的學科界限,歷史與文學的根木區別在于兩者內容的差異,同時,“歷史編纂學及歷史學家的歷史研究所呈現的詩性色彩與文學家的文學創作相比,存在量的差異和程度的區別。”

  筆者認為,懷特的理論觀點和立場針對的是一種以真理性與真實性主導的一元論式的歷史闡釋,他解構的不是歷史真實性,而是關于歷史學者所從事的歷史闡釋的所謂“真實性”與“客觀性”,由此解構其權威性,目的在于提倡一種多元化、多樣性、異質性、彌散性的歷史闡釋和學術研究態度。在此視域審視之卜,懷特的理論最終的目的仍眷注于探尋歷史的真實與客觀,只不過這個探尋的活動永遠處于一種過程當中,絕對的歷史真實與客觀,是一個理想,歷史學家永遠處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之上。

  四、海登·懷特與二一世紀歷史詩學的關系

  懷特歷史詩學理論提出的學術背景、后現代主義思潮的興起及現代西方學術語境中的“語言學轉向”,成為國內學界研究和定性懷特思想時的重要參考坐標 在史學研究領域,土晴佳、占偉贏的著作《后現代與歷史學—中西比較》(山東人學出版社,2003年版)將懷特置于后現代的視域卜考察,認為懷特是后現代主義進入史學的始作俑者。在談到后現代對歷史寫作的影響時,作者認為懷特的《元史學》是運用后現代的文木理論寫作的作品,企圖取消歷史與文學之間的界限、過去與現在的界限以及真實與虛構界限的典型。黃進興《后現代主義與史學研究》(三聯書店,2008年版)一書對懷特的論述較為全而和深入,將懷特置于西方歷史發展的語境背景中,概述了自蘭克以來西方對歷史與科學、文學關系的觀點的發展、演變,認為懷特的《元史學》是敘事轉向的里程碑,闡述了懷特語藝論,包括《元史學》的主要觀點及“歷史若文學”思想,分析了懷特的思想在史學史上的繼承、發展和創見,最后歸納了懷特思想的學術意義及其學術定位、缺點。

  韓震主編的《歷史觀念人學讀木》一書(中國人民人學出版社,2008年版)在《敘述主義歷史析學》一章中闡述了懷特的代表性思想,諸如《元史學》的歷史解釋模式、《話語的轉義:文化批評論文集》中的歷史轉義理論、《形式的內容》的敘事理論等。韓炯的博士學位論文《歷史思考的新途徑:海登·懷特歷史析學研究》論述、分析了懷特敘事主義歷史析學的形成背景、思想淵源、理論內涵、價值立場等問題,認為后結構主義思潮的興起是影響懷特理論形成的一個重要學術背景。此外,田興斌《海登·懷特的后現代歷史編纂學》、周建漳《歷史及其理解與解釋》、董立河《歷史與想象一對西方后現代歷史析學的研究與回應》等博士學位論文,在對西方歷史析學、后現代歷史析學的學術語境中探討了懷特的理論。

  在文學研究領域,土岳川《當代西方最新文論教程》(復旦人學出版社,2008年版)一書在第十章中梳理了新歷史主義文論,將懷特作為新歷史主義的一個代表人物,主要介紹了他《元史學》一書的理論特征。盛寧的著作《人文困惑與反思—西方后現代主義思潮批判》(三聯書店,1997年版),在對整個后現代主義思潮作總體關照時對懷特的理論進行了論述和評論。張進《新歷史主義與歷史詩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年版)一書,以新歷史主義為宏觀的學術背景,論述了懷特對傳統文史邊界的超越,還提出了歷史詩學的根木問題就是文學與歷史之間的互相關涉和表述的問題。黃蕓《論海登·懷特的后現代主義敘事學對新歷史主義小說批評的意義》一文,分析了懷特理論中歷史與虛構的關系、歷史真實性與文學真實性等問題,認為“懷特的理論對評析新歷史主義小說的真實性問題有多方而的啟示”。土霞《最后一位現代主義者?—海登·懷特與后現代史學的糾葛》一文指出,懷特作為后現代史學的領軍人物卻沒有完全摒棄現代主義史學的基木觀念,懷特的歷史詩學理論并沒有徹底否認歷史的客觀性,他的思想中同時存在后現代主義與現代主義的雙重特質。作者分析了懷特的問題意識,認為懷特的理論“通過解構傳統的歷史與文學、客觀與虛構的二元對立思維模式,并進而重建歷史學的尊嚴。”

  上述研究者將懷特置于整個學術語境中考察,為了解懷特思想的背景及其觀點的繼承發展理清了方向,同時,土晴佳、黃進興等學者的著作,梳理、引入了西方學界對懷特的一些批評觀點,有利于深入研究懷特思想。

  五、對海登·懷特的比較研究

  一些學者將海登·懷特與詹姆遜、貓柯、章學誠等進行了比較研究。梅啟波《歷史詩學的敘事與意識形態分析—從海登·懷特到詹姆遜》(胡亞敏編《文學批評與文化批判》,華中師范人學出版社,2007年版)一文,分析了懷特與詹姆遜對敘事認識的相同與不同之處,作者認為,從懷特到詹姆遜,歷史詩學進一步豐富,首先,懷特以文學、詩學理論為基礎的歷史詩學理論代表了歷史研究領域的“語言轉向”。按照詹姆遜的說法,這種形式主義是懷特理論最受垢病的地方,但在懷特那里,形式是作為內容而存在的,而且他將敘事性作為內容來研究時,目的不是將歷史作為一種虛構,而是對作為文木的歷史的一種“祛魅”,暴露歷史文木在形成過程中如何受到語言深層模式、歷史環境、認識條件以及學術體制等各種因素的制約。此外,歷史詩學的概念為跨學科研究、文化研究和各學科的自我反思掃清了道路,這為詹姆遜奠定了批評的基礎。詹姆遜將馬克思主義歷史主義作為文化闡釋的方式,以其對馬克思主義和新歷史主義的兼容性使“歷史詩學”突破了形式主義的純文木分析,將文學批評泛化成文化研究和歷史語境研究。

  林慶新《歷史敘事與修辭—論海登·懷特的話語轉義學》一文分析了懷特的歷史敘事學與貓柯話語理論的關聯,認為兩者都區分了話語世界與經驗世界,都在反抗單一的霸權話語,但懷特對歷史的詩性的強調不等于否認歷史的現實認知功能。3董馨《歷史修辭的形式主義方法—米歇爾·貓柯對海登·懷特歷史詩學的影響》一文,認為懷特受到了貓柯的深刻影響,..柯后結構主義的‘考占’式的歷史研究啟發懷特采用形式主義的方法將歷史歸結為一種歷史修辭”。is作者從三個方而分析了貓柯對懷特的影響:貓柯關注歷史的斷裂性啟發了懷特將歷史視為一種詩意預構;貓柯的四種認識型啟發了懷特關于歷史編纂的四種喻體模式;懷特借鑒貓柯的話語分析對歷史進行闡釋。除了對懷特與西方的文藝批評家進行比較研究,還有研究者將懷特與中國的學者進行比較研究。秦蘭裙《章學誠與海登·懷特歷史敘事觀之比較》一文,對章學誠和懷特的歷史敘事觀進行了分析,章學誠將文史結合起來進行研究,將文學的方法運用到歷史編纂中,懷特將歷史看作是史學家的一種想象性的詩性建構,打破了歷史與文學之間森嚴的學科壁皇。

  總體而言,目前國內對海登·懷特作品的翻譯及其歷史詩學思想的研究,確實出現了一批研究成果。研究資料方而,懷特具有代表性的著作如《元史學》、《形式的內容》、《話語轉義學》己被翻譯過來,他的重要著作中的人部分論文也被翻譯并編入《后現代歷史敘事學》一書中。研究內容方而,有一些深入的評論性文章,一些介紹西方文論、歷史析學的教材或著作也將懷特作為某一章節單獨討論。但是和懷特思想的復雜性及他在國內外學界特別是國外學界所產生的巨人影響相比,國內的研究還存在著諸多不足。在研究資料上,懷特的一些重要英文論文沒有被關注與翻譯,同時,懷特的有些論文集沒有按照最初發表的時間選編,研究者如果沒有注意到其作品的時間順序,將之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待,就容易忽視懷特思想的發展脈絡,無法解釋懷特在不同時期的思想矛盾之處。

  此外,目前國內學界對國外關于懷特的研究資料和成果的重視度有所欠缺。事實上,懷特的思想在國外史學界及文學批評界都曾引起]、一泛的反響和論爭。懷特的許多思想也正是為了回應別人對他的批評而做的反駁或者修正,這也造成了他思想的一些矛盾或者發展,因而對懷特的研究尚需進一步深入。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