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后感 > 文章內容頁

電影《歸來》觀后感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9-09-12 10:45:01 分類:觀后感 閱讀:
電影《歸來》觀后感

  歡陳道明演的《圍城》中的方鴻漸,那么不溫不火,人前不敢昂首闊步,時時半躬著腰身,低著頭又忍不住斜眼的一瞥,與老婆生氣時又毅然決然地摔門而出。總之,那個時代中有一點閱歷卻又無能,既羨慕別人的成功自己又不能完全泯滅良心去騙人的不太壞的知識分子,被刻畫得入木三分。看完小說,我就覺得方鴻漸的形象應該就是陳所演的那個樣子。

  以至于陳道明的新作(應該是老謀子的)一出來,就忍不住要看看。依然是知識分子,只是頭發花白了,胡子拉碴的,還有一段渾身散落著煤渣的逃亂時的形象,但是,骨子里還是那個幾分軟弱幾分清高的知識分子。只是這個比方鴻漸外表更謙恭,內心卻更平靜更堅毅。

  電影沒有宏大的敘事,基本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文革中,陸焉識(陳道明扮演)從監獄里逃跑后不同人的不同反應。監獄指導員找他的妻子(馮婉瑜)女兒丹丹談話,讓她們與陸劃清界限,并日夜監視他們家。當陸深夜偷偷冒著大雨,裹挾得嚴嚴實實,潛逃回家時,妻子在門內暗暗抹淚而不敢開門。樓道中遇到自己的女兒,丹丹稱呼他:“陸焉識?”當陸要求丹丹告訴她媽讓她第二天八點在火車站等他,丹丹堅定地反對,并且報告了指導員。而陸又用自己家門框對聯上的一角紅紙寫一張便條遞進自己家后,他妻子不管不顧地為他蒸饅頭,打點行裝。第二天,那慘烈的一幕,震撼人心。不同的人,在擁擠的、嘈雜的、簡陋的火車天橋上奔走時,馮看見了天橋底下陸向她招手,也看到了那些穿著制服的人飛奔來抓他。她只好拼盡嘶啞的嗓子喊“快跑,跑……”他丈夫,不僅沒有逃跑,反而向著她跑過來。是的,對于黑暗中的人,那是他唯一的光。

  而他們的女兒,守著房門一夜,醒來卻發現她媽媽不見了,也飛奔向火車站。想追上媽媽,不讓她見爸爸,好保證她能獲得芭蕾舞《紅色娘子軍》的女主角吳清華的機會?還是不忍心看到媽媽受到傷害?但是,最終,陸馮在還有咫尺之遙的地方被抓住了,馮的頭磕地流了很多血。

  第二部分,便是平淡的以無數意像組建而成的鋪敘,寫著“陸焉識”的紙牌子,火車站古老的天橋,兩扇大鐵門,變了的是推門的兩個小伙子穿著不同時代的服裝…….一箱子的信,念信的人…..陸平反,從監獄回來,馮把他當成了傷害過她的方師傅,把他趕了出來。因為馮得了“心因性”記憶障礙。陸為了喚起她的記憶,寫信告訴馮“五號回來”。從此,馮每月五號準時去車站舉著牌子接人,而即使陸從車站走出來,馮也不認他。陸以熟悉的鋼琴聲,也只是短暫地讓她得到依靠。最后,陸只好將自己在監獄中十多年的未能寄出寫在各種亂七八糟的紙上的信寄給了馮,從而借機可以每天陪伴她,讓她生活在他的世界里,也適時補充一些新的信件,給她一些建議。

  陸除了當了馮的念信的人,也當她接車的人。每月五日,用一輛專制的三輪車,送她到車站,直等到最后一個旅客出站,工作人員將鐵門關上。從他們的頭發花白一直到全白,從腳步矯健一直到老態龍鐘,最后定格在陸拿著寫著自己名字的牌子,輕輕拂掉馮身上的雪花,無限深情,又似乎無奈……

  這部片子,很多人認為是《山楂樹之戀》第二。這里描寫了愛情故事不假,可是如此凄涼;更多的是一種親人的守候,對歷史傷害的縫補,也是對一種信念的堅持。陸始終不離不棄,雖然有傷心又無奈卻,毫無怨言,堅定而執著。這種近乎信仰的感情令人感動。正如陳道明自己說,“還有一種東西叫愈合,叫感動。明明知道一個東西壞了,一點一點在粘接它,在愈合它。這個也會產生感動,也是眼淚。我覺得這個社會需要它。”

  恰恰就是這些細節,這平淡的鋪敘的方式,將一個在平常不過的家庭,再普通不過的愛情置于這歷史之中,便有了沉重的意味。一個平常的家庭,卻不能共處一室,即使是人回來了,政治待遇也獲得了,工作也有了,可是,他們的愛情沒法匯聚了,他們的心靈滿是傷痕,馮永遠只是認同過去歲月中那些信紙中的陸焉識,那個有見識有學問的大學教授,而現實中的那個胡子拉碴的人卻因為方師傅的侵害而無法接近她的世界。陸也只好在生活中充當她的念信人,一個時時在深夜抬頭遙望她窗戶的人。

  而他們的女兒,在幼小的年紀,就將她置于選擇自己的政治前途還是拋棄親情的泯滅人性的殘忍境地中,而且她被灌輸的觀點是他的父親是壞人。她的傷害是無形的,也是被我們今天無數人所痛恨的。然而,我覺得她在忍受著最深沉的痛,和最無辜的傷害。在一個最應該接受真理公平文明思想的年歲,卻被拉到道德與人性的斷頭臺上,將自己的良心、親情拋棄,然而,最后蠱惑的人四散,她卻在默默承受著煎熬。不僅沒有得到夢寐以求的喜愛的舞蹈角色,而且連舞也跳不成了,當一個毛紡廠的女工。更難過的是,被媽媽趕出來,不許她住在家里。一個孩子,在追求“進步”的年代,選擇了“進步”的方式,卻失去了所有,也使她的良心一直在責難她,即使她最后向父親坦白自己告狀,即使她的母親讓她回家住了,可是,他們家依然無法團聚。我相信,她的一輩子將是在懺悔中度過,那是何其沉重的枷鎖!……當然,那個加害于馮的方師傅也抓進了監獄,這一點也沒讓陸有快感,也沒讓我獲得一點快感。在那個時代,沒有贏家,都是受害者。讓我想起覆巢之下無完卵,豈不痛哉?

  有些傷痛似乎可以治愈,有些是無法治愈的。它太深太廣了,也許即使治愈也失去了它的意義。當然,如果有些破碎,有東西壞了,大家都不愈合,那就越來越壞,壞得更徹底,也許有更多新的裂痕,所以,不管能否愈合,還是選擇愈合的態度和方法吧,比起新的破壞與報復,應該更顯得文明與人性。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