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觀后感 > 文章內容頁

血鉆影評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18-01-04 10:52:22 分類:觀后感 閱讀:
血鉆影評

  血鉆影評精選(一):

  《血鉆》——最帥的男人

  看了血鉆有一段時間了。

  記得當時看到丹尼(LeonardoDicaprio)死的時候,我坐在那里,咧開嘴,閉著眼,大哭,很爽。

  一向想寫點什么,但一向也沒寫出來。模糊的印象是兩個男人互相的支撐,替代,殊途同歸。

  于是,這天我要拋卻對一部電影的所有標準,背景、情節、敘事、技巧、政治好處都死去,我只想討論一下迪卡在片子里為什么這么帥。

  一個男人帥從來不是因為他單純地帥,一個單純地帥的男人讓人沒有任何遐想。這與女人不一樣,一個女人是能夠單純地漂亮的,一個單純的漂亮的女人能夠讓人浮想聯翩:)。

  所以,一個帥的男人必定是復雜的。復雜必是吸引人的,尤其對那些有自以為是的自信的女孩。這樣的男人,怎能不帥?

  一個男人個性帥的地方在于他背后有一個神奇的世界或他本身就是一個神奇的世界。

  歷數迪卡的片子:

  杰克為我們展開的一張籠罩在藝術與自由的星光下的流浪地圖。

  飛行大亨為我們打開一片無所不能,自由翱翔的天空。

  丹尼帶我們踏上這片遠離上帝的動蕩的非洲大陸。

  對于一個女人來說,男人是某種手段,某種溝通世界的手段。女人借與男人的發生關聯而與世界連結。片中有野心而又理想主義的女記者(JenniferConnelly)不就是想在非洲這片混亂的土地上,透過丹尼了解戰爭背后黑暗的脈絡嗎?

  我們好奇也向往的地方,不經由他們不能到達。

  帶我們超越凡常,這樣的男人,怎能不帥?

  一個帥的男人必須不是一個完美的男人或者說必須不是一個有無疑的正義感的男人。他必定生于一個他不能理解的混亂背景中,有迷惘、有懷疑、有掙扎,有孩子般的叛逆與無助。

  片中的迪卡說:“有時,我在想,上帝會不會原諒我們對彼此所做出的一切?然后,我環顧四周,意識到,上帝離開這片土地很久了。(Sometimes,Iamwanderingifgodwillforgiveusforwhatwe'vedonetoeachother。AndIlookaroundandIrealizeGodleftthisplacelongtimeago。)”

  他如此迷惘,如此困惑,如此掙扎,卻仍沒有喪失對愛的感知,放下信仰也不放下人間的丁點溫暖情誼。這樣的男人讓女人有用自我的熱度去撫平他內心褶皺的沖動,這種愛的成就感讓女人感到存在的歡樂與好處,這真是再重要沒有的了。這種男人,怎能不帥?

  一個帥的男人,必須要有男人味。片中的迪卡,臉上不經意的傷口,堅硬的胡茬,汗水血水浸透的舊軍裝襯衣,鷹般的眼神,獸般的生存潛力,戰火紛飛中矯健的身手。他聰明。他愛錢也愛女人,有辦法征服她們,卻也能夠為了某種好處放下她們。他夠義氣,能夠性命作賭,陪伴他的兄弟。他并不是不懼怕死亡,卻能夠在無奈的境地坦然地選取放下生命并安然視之。他容易被愛打動,堅守自我所認為的正義哪怕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最可怕的是,世界遺失他,他卻在一個女人心理留下深情。

  這樣的男人,怎能不帥?

  最后,這個帶著致命傷孤立無援地應對大軍壓境的男人在電話里對他的女人說,“我看到世間再美但是的景象,真想你也能看到。”

  好吧,迪卡,你得逞了,我看到了一個世間再帥但是的男人。

  血鉆影評精選(二):

  《血鉆》——善惡雙面生在世界最古老的大地——非洲,養育了一群黑色精靈。他們善良,單純,勤勞。但也無知,貧窮,備受壓迫。非洲這片紅色土壤大地上滿是掘金者的腳印,采鉆者的血淚,還有黑奴隸的亡靈。就在這片神奇卻又不安定的土地上拉開了《血鉆》的帷幕。

  《血鉆》這部在非洲大地上拍攝的電影講述的是軍火商為了奪得血色鉆石而引發的一系列奪鉆戰事。萊昂納多所扮演的主人公丹尼為了奪得那枚雞蛋大的血鉆幫忙黑人所羅門找到兒子,最后實現了人生救贖。

  不得不說,萊昂納多在《血鉆》中的表現真是非凡的出彩。我想正是因為萊昂納多的世俗氣息吸引了導演,也正是有了萊昂納多的世俗氣息才能完美的呈現出本質人性的點滴轉變。讓觀眾更能隨著劇情去體會殘酷無情的非洲大地上讓人心酸的人情關懷。

  其實談到《血鉆》,我不得不好好討論下好萊塢的電影特征。談到好萊塢的特征我們首先要先了解美國的類型電影機制。美國的類型片無疑是全世界商業電影爭相去模仿的典范:固定的情節,典型化的人物,既定的圖解,相似的背景這一系列的特征就是好萊塢類型片最為典型的標簽。也正是是由于這些結構似得的特征讓好萊塢的電影受到了票房的保障。而美國是一個愛財的國家,用之有財而取之有財,所以美國人熱愛商業電影。但是我們回頭看《血鉆》,就會發現,其實《血鉆》并不是典型好處上的美國商業電影,它有著更多藝術電影的血統。能夠稱得上是部商業藝術片。它的商業元素在于西部片的模式和情節,還有吸引人的探險和槍戰場景。藝術元素則是電影中暴露無遺的政治批判,鉆石產業鏈下的深刻揭露,還有泛泛眾生的人道主義宣傳。那么,我只想說,既能算商業又能算藝術的電影才是所謂的好電影,《血鉆》就是一部。

  對于藝術商業大片的血鉆而言,我想分析下該片的劇情,也只有從最基本的劇情進行分析,才能找出《血鉆》的商業與藝術電影完美結合的成功之處。

  在賽拉利昂空曠的大地上人們幸福的生活著,所羅門一家在村莊里過著普通的漁民生活,直到有一天革命軍的到來,讓所羅門的妻兒亡命天涯,他自我也被革命軍抓去當淘鉆工人。但是命運往往就是眷顧最可憐的人,所羅門淘到了鵝卵石般的鉆石并把他藏了起來。在牢里所羅門有鉆石的事敗露出來。丹尼和革命軍的頭領都為了爭奪這顆鉆石而各自出招。自此,《血鉆》第一段敘事體就此完成。從這段敘事框架上我們能夠清晰的看出好萊塢類型電影的影子,劇情以敘事服務為中心,簡潔明快的故事框架架構出了《血鉆》事件起因。整個第一段敘事體以所羅門找到鉆石為沖突高潮點。

  這種傳統的敘事方式完全就是好萊塢商業電影必走的套路,敘事加交待真是百用不得其煩的方式呀!但是我們也同樣能夠在這個段落中找到記錄電影的影子,完整恢宏的環境交待。非洲殘酷的國內動亂,聯合國的紀實會議等一系列鏡頭的融合讓我們也有了種真實電影的認同感。這種記錄感何嘗不是藝術電影必不可少的特質呢?

  隨著劇情的推進,《血鉆》進入了敘事轉折期,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第二段敘事體,第二段敘事框架講述的是丹尼為了奪得鉆石與所羅門相互合作,丹尼幫忙所羅門找到了妻子孩子。另一條敘事線索是革命軍頭領也為了找到鉆石強迫性的把所羅門的兒子培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童子軍,以此來威嚴和牽制所羅門的奪寶行動。這段雙線敘事充分運用了平行蒙太奇的方式進行講述表現。通體清晰緊密,環環相扣。導演運用了美式類型電影的縫合理論讓其蒙太奇客觀保守的表現出尋鉆的艱險,同時導演也運用了積累蒙太奇方式場景快剪的表現了小所羅門顛入魔窟變成冷血殺人機器的點滴路程。這種積累方式是一種量的積累,它所爆發出的震撼實則是客觀明朗但又強制封閉視聽體驗。這明顯能夠感覺到導演的屬性確實還是名副其實的好萊塢派。

  第三段敘事體也就是《血鉆》的最后收尾式敘述。丹尼為了救所羅門和他的兒子,放下了逃生的機會,把血鉆石物歸原主,目送所羅門所乘坐的飛機遠去。從此長眠于這片讓他愛恨交織的非洲大地上。這段敘事是整個電影的高潮段落,首先從奪寶局勢是是一個由弱到強的逆轉,其次從丹尼這個主人公的人格上也是一次由壞到好的轉變。這個段落看起來更像是一次鳳凰涅槃的華麗轉身。讓人性的善與惡在此交織。最終結果就是丹尼的善良本質戰勝了利益的邪惡,讓他在人生的最后時刻洗凈鉛華永得安詳。

  第三段其實個人覺得的更趨向于藝術電影的表現形式,該片結尾顯然不是好萊塢商業類型片似得花好月圓的大結局。但是這種并不完美的結局更加真實,同時也更加讓人有所深思和震撼。殘缺也許就是一種別樣的美吧!

  善惡就在一念間,善與惡本來就是一對孿生的兄弟。當利益熏心時就戴上了惡的嘴臉面具,而當看盡浮華之后就必然有了善的桂冠。我想善惡雙面生就是這個含義吧。

  血鉆影評精選(三):

  《血鉆》:既不是阿徹,也不是所羅門?

  這部幾乎讓萊昂納多觸碰到小金人的《血鉆》,相當于對非洲戰區鉆石那一段剛剛壓在禮貌協議之下的歷史的一次喚醒。雖然影片有極大的“不宜”覺察的漏洞。這個漏洞從一開始就被利用成為一種懸念,卻最終無的放矢。而恰恰,如同男主角阿徹一開始對女記者麥迪所下的決定,到底這影片是在正確的立場下進行的么?還是只是在弘揚重大的廣為人知的東西,并忽略了更顯得重大、更就應廣為人知的東西?

  這個漏洞就是影片的真正主角:那顆鉆石的真假。當然,我們能夠說,作為一個采礦淘石工人,所羅門怎會分辨不出?可問題并非源自此處。問題在于阿徹,在于最后的老板(居然是麥克·辛扮演)。我們能夠看到導演在故事推進中,用偽裝攝影師的情節,反過來表現了所羅門的骨子里的誠實。這是個借口。在沒有看到一顆鉆石之前為之定價的行為,完全不貼合這些人的邏輯,也令主角機關算盡佛擋殺佛的動機顯得孤注一擲。

  當然,類似的情節有很多,這無關嚴謹,而在于刻意的表現。導演是在為所有的主題尋找更多的出口。他宣揚了的是晶瑩剔透的人道主義,但他也無法最終為我們證明,所謂人道主義,存在與非洲之外。因為他把這,和那顆鉆石的存在,設定為了前提,設定為整個故事的“背景”。仿佛有了這顆血鉆,非洲因此發生改變,人們隱藏已久其實存在的人道主義,就被如期喚醒?這個其實不值得討論,因為太窮兇極惡。但它比鉆石還堅硬的存在。

  搞笑的是,那些圍繞這主題的其他辯論,導演并沒有放下挖掘,并在片中以主角的存在予以正面證明,但是最終還是像被拋棄掉。這也是,很一些人對其十分“好萊塢”的評論的原因所在吧?但是這些升華的確將影片推上了應有的高度,這很實在。如同《失控的陪審團》,其貢獻和用心好處并不小,只是不那么嚴肅不那么限制級。

  其實當影片行進到3/4的時候,飛機一別,已經算是某種終結。之后的情節,聯系到很多之前記者的“好大喜功”,又成了最終完美結局的一次曲折的鋪設。并且在我個人看來,有些刻意的停歇感,若不是為此埋伏的好戲如那鉆石般真實存在,我險些要對此片產生爛尾之感。可見有些片子的確存在著“不發病的闌尾”。在第二次飛機一別之后,我們才會真正看到導演的苦心,其實導演沒有浪費片中的每個主角,每個人物都有自我的情節必需。所以鉆石,的確是全片的中心,而不僅僅僅是重心。只是,一襲黑西裝的所羅門,像傳說中擁有無盡寶藏的國王一樣走上講臺;反而沒有他在街頭穿著便裝看櫥窗里切割裝飾成為珠寶項鏈的鉆石時,那一抹“這是我們種族在靖國神社的‘靈位’”的表情,來的讓人動容和思考。

  片中萊昂的表現令人驚訝,雖然能夠說,他對著鏡頭大肆文藝的鏡頭并不算多。即使留給了他和黑人男主一樣的兩個“獨白”式的鏡頭。當他絮絮叨叨的特寫出現時,我沒有一擊即中被感動,反倒是在偶然雜志翻閱時,他的照片令人印象深刻、想要哽咽。可惜,這張照片和片中所有的雜志的照片,都不是來自我們看到的場景,不像是女記者的鏡頭……

  血鉆影評精選(四):

  《血鉆》——世界盡頭的罪與愛

  看一眼《血鉆》的陣容,就明白絕對是部強片,導演愛德華·茨威克(EdwardZwick),執導過《秋日傳奇》最后的武士》,都是大手筆大氣勢大情懷的影片,關懷范圍和視野廣泛,情感也多屬大氣。擅長戰爭背后和大場面操控,而《血鉆》的故事怎樣看都是他的style。

  愛德華·茨威克用的都是演技一般的偶像派演員,bradpitt、tomcuise——說實話,我覺得這兩位帥哥演技著實一般,這次《血鉆》用的是萊昂納多。

  雖然10年前就明明白白的當上了偶像派,但萊昂納多的演技何止是突飛猛進,今年看的他兩部大作《無間行者》和《血鉆》,都無比的被其打動,他的表演拿捏得相當自然,每一處喜怒哀樂都力道適宜,神情和表現都很有感召力,散發出的情感直抵人心,讓人物具有質感,至少我這個觀影者對人物所產生的感情是相當復雜和難以言語的,而在人物離開時也有深刻的悲傷和不舍。

  誰說偶像不會轉實力,若說10年前以《titanic》中的英俊深情只是青春的力量,10年后在血鉆里慵懶、微笑又悲傷的男人,散發的力量厚重多多了。

  這種轉變到底還是需要天賦的,有些演員一輩子也不會震撼人心。

  背景:

  塞拉利昂地處西非,是有名的鉆石出口國。也正是因為如此,塞拉利昂國內長年叛亂不斷,目的都是為了能夠控制國家的鉆石出口,從中牟取高額的利潤。被本片作為背景的內亂長達11年,一向到2002年9月才被徹底平息,給當地人民帶來了無盡的苦難。事實上,非洲大陸長期以來流傳著一句俗語:“IfYouwantlonglife,nevertouchthediamond!”(如果想獲得長久,千萬別碰鉆石),鉆石儼然與毒品成了一個層次的東西。

  在粲然生輝的鉆石背后,存在著超多骯臟的內部交易,這也是為什么非洲當地都將塞拉利昂的鉆石稱為“血腥鉆石”,本片的片名也就因此而來……

  人物

  那么發生在這個內戰、混亂、貧窮落后地方和背景的故事中,有三個主角:

  萊昂納多扮演的走私鉆石為生南非白人丹尼。

  珍妮佛康納利扮演的正義感十足的女記者。

  以及扮演發現了那顆引發血戰的鉆石的本地人所羅門的吉蒙修斯。

  一顆粉鉆引發了多方爭奪,夾雜在戰爭和血腥中的小人物丹尼和所羅門則成為了焦點,他們需要這顆鉆石來挽救各自的人生、家庭乃至生命,其間險情無數,而女記者曼迪則一向期望報道鉆石交易令大眾的眼光來關注一下這件骯臟的交易和生活在苦難中的非洲人民。三個人在不斷的碰撞和接觸中建立起互相需要、互相支持以及互相利用的角力關系,最終也成為全片的情感著力點。

  細節

  除了制造處各式緊張逼真的大場面外,愛德華穿插的許多細節也極為耐人尋味。

  如:女記者和丹尼坐在戰地休息,看到電視臺放著關于總統性丑聞長篇累牘的報道,她說世人用這么多資源在報道這樣的事情,而非洲這么多苦難在CNN上卻可能只出現幾分鐘不到……

  作為一個小情小調的腐女,我一向不喜歡那種對世界憂心忡忡無限關懷的片子,但是血鉆將這些沉重的主題嵌入緊張而舒展的故事,十分引人入勝,情感互動的力量頓時讓我也傷春悲秋的憂國憂民起來。

  人物:

  關于第一主角丹尼的人物塑造和設定,我很喜歡。

  開頭就以花襯衫大褲衩,亂蓬蓬的頭發和臟兮兮的臉出場的萊昂納多為這個主角簡單的犧牲掉了一點偶像的形象,一口流利的非洲英語和各式自然流露的口頭禪也在前20分鐘的劇情里迅速樹立了丹尼游頭滑腦、唯利是圖的性本惡形象。

  慵懶粗魯、嬉皮笑臉、玩世不恭的表面下,丹尼有一種橫沖直撞的生機勃勃,為了走私鉆石,不擇手段,在扭曲險惡和血腥環境下長大的他生來就如野獸般的夾縫求生,一方面柔軟,一方面專橫,勇敢和欲望,狂躁與憤怒,凄涼和孤獨——萊昂納多的舉手投足將這些多重人性屬性,十分自然的搭配在人物身上。

  無論人物如何魅力和獨特,這也不是一個純粹的美國英雄和好人,那么杯具結尾是必不可少。

  而作為第一主角,為了能博得觀眾的情感,他最終的一死實在必不可少。而穿插的他與女記者曖昧而隱約的情愫讓他的死亡具有極強的美感。

  喜歡的場景:

  在他要和所羅門踏上尋找粉鉆的危險行程前,他和女記者道別,兩個人欲言又止,均知可能是永別,卻又只能無限的云淡風輕,相視微笑,仿佛都用了力的忘記和抹平。

  女生塞了自我的名片給他:“這是我的手機、辦公室電話和家里電話。”然后聳聳肩,“我挺習慣被人追求的……”

  兩個人均笑起來,然后互道byebye。

  走出幾步,女記者回頭笑著問:“你會打給我吧?”

  丹尼只是笑,對方便頭也不回的擺擺手上了飛機。

  故事從那里進入了高潮,丹尼和所羅門開始發足狂奔,奔向深埋在被革命分子控制的礦區里的粉鉆,期間被追殺、逃命,再追殺,再逃命,經歷被俘虜,拯救落入敵手的兒子等等。

  最終,丹尼帶上血鉆和黑人朋友以及對方的兒子在逃命的路上,發現自我傷勢難以支撐,他坐在地上,拿出那顆耗費了多少鮮血和人力的粉鉆,在陽光下細細端詳,然后十分快樂又辛酸的笑起來。

  良久才將粉鉆交給對方,并為他安排好飛機,看著他們離開。

  坐在非洲遍布草和花的山石上,拿起電話,打給了女記者曼迪。

  而曼迪正衣冠楚楚的坐在城市街頭和一群精英白領們喝咖啡吃午飯。

  丹尼問:“你是不是覺得我永遠也不會打給你啊?”

  曼迪壓抑不住的喜悅,仿佛接到了期盼很久的約會電話:“嘿!是你,你在哪里?”

  丹尼說:“曼迪,我請你再幫我一個忙。”

  雖然在兩個人關系的開始,曼迪接近他只是想寫一個真實的報道,而丹尼理解接近也只是期望能借用對方合理的媒體關系四處求方便,在利用和互相利用的關系中,不知是從何時開始,也許是某次乘車時一個顛簸中的眼神互撞,也許是某次言語交鋒中的互相切中,也許是在戰場的寧靜夜晚的互訴心聲,也許是互相質疑對方人生和信仰的爭吵中,細細碎碎的,在生命的邊緣,他們默默的找到對方,又瞬間失去了。

  丹尼要求曼迪為逃走的所羅門安排好一切事宜,曼迪答應了。

  曼迪:“你此刻在哪里?”

  丹尼:“我?”他環顧四周,好像在最后的時刻,才最后重新端詳了這個充滿戰爭和罪惡的地方,美麗又鮮艷,“我正在看著一個十分壯觀的景象,真期望你也在那里……”

  “那你告訴我你在哪,我過去找你。你受傷了嗎?”女記者滿心焦急,不想放手失去。

  丹尼說:“我真高興認識了你,真期望你也能在那里。”

  對方蹲在地上,好似恍然明白,沉默良久,她輕輕的說:“我也是,很高興遇到你……我也期望,此刻能在你身邊……”

  丹尼十分蒼白的笑起來,“嗯,沒關系,我此刻也是我本來就應的樣貌……”

  他緩慢的放下電話,抓起了一把泥土,看著泥土混合這自我的鮮血墜落,帶他參與鉆石生意的上尉以前對他說:“丹尼!抓起泥土,非洲是你的家鄉,你永遠也離不開那里。”

  鏡頭此時才逐漸拉遠,他坐在山崖上,十分安靜的望著滿山遍野的綠和漫天的夕陽,手上是非洲的泥土混合著自我的鮮血……

  血鉆影評精選(五):

  《血鉆》—這是非洲,這是地獄

  首先不得不承認,這是一部申奧的野心之作。《燃情歲月》的導演欲憑借此片拿最佳導演,李奧也欲憑借此片戴上影帝王冠。全片不論是劇本、導演、演員全都下足了功夫,遺憾的是最終未能獲得奧斯卡的青睞,在老馬丁的無間道(可喜的是,李奧也參與了老馬丁的這部作品)面前敗下陣來。縱然沒有獲獎,但任何一位影迷都不能否認這是一部難得的佳作。

  先談談本片的人物。個人認為,本片的人物是全片最大的亮點。不論是那個憨厚樸實善良一心想拯救家人和兒子的漁民所羅門,還是那個利欲熏心卻最終被所羅門的言行所感動的商人丹尼。李奧奉獻了從影以來最完美的一次表演,不但將主角刻畫得立體飽滿,而且將這個主角救贖人性的全過程演繹得十分到位。唯一的缺憾可能就是詹妮弗康納利扮演的女記者了,個人感覺比較單薄,完全成了另外兩位主角的陪襯。

  再談談本片的劇情。1999年的塞拉利昂戰火紛飛、政治動蕩、經濟落后,叛變軍閥肆意踐踏生命,到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他們打著解放眾人、恢復自由的幌子,實際上卻在利用這些無辜的民眾開掘鉆石以進行鉆石的黑市交易以牟取暴利、購買軍火,社會已徹底崩潰,那里是恐怖到令人膽寒的地獄。從劇情設定能夠看出,本片的目的是要對人性進行全面的分析、反思。

  其實本人認為,如果本片的敘事形式以詹妮弗康納利作為第一人稱視角進行講述回憶會更加具備真實感,當然導演與編劇有自我的看法,這只是我一己的觀點。片中描述的童軍令我印象深刻,他們稚嫩的心靈卻已埋下罪惡的種子。年紀尚小卻要拿起步槍跟隨叛軍進行瘋狂殺戮。所羅門的兒子被叛軍捉住并成為叛軍一員的過程,讓我意識到當一個人看到的、聽到的或者是自我的行為與人性發生嚴重背離時,會產生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而這種恐懼能夠抹殺人性。

  片中,當所羅門的兒子將槍指向了他的父親時,所羅門憑借向兒子講述過去與家人在一齊的完美回憶,將兒子從罪惡的深淵拉了回來,這就使得影片立意的主要方面成為歌頌人性的力量。就個人認為,片中如果兒子開槍殺死了父親,也就標志著兒子人性墮落全過程的終結,恰好與丹尼的人性救贖構成鮮明對照,以進一步對人性作出全面揭示。當然,這僅是本人觀點,導演自有其思考。

  本片的主流是人性救贖、呼喚人性的力量。憨厚樸實的所羅門讓丹尼意識到了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家庭、生命、和平。

  TIA,This is Africa。那里是地獄。有時,純真與罪惡的界限是多么狹窄,那里沒有救世主,在那個極具誘惑力的血色鉆石面前,人人都是魔鬼。讓我們對苦難的非洲同胞伸出援手,讓他們早日脫離地獄。

X

打賞支付方式: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